HMEonline
华诚首页 > 信息资讯 > 正文

抢镍大战愈演愈烈

来源:网络 2021-06-11 11:23:29

近期受关注的是,特斯拉计划不久将在上海产ModelY车型上采用LG新能源的NCMA电池,其中镍含量高达90%,钴含量降低至 5%以下,并增加铝的用量以提高电池安全性。届时,特斯拉或将成为全球首家使用这种电池的汽车制造商。除了供货特斯拉外,LG新能源还将为通用的悍马电动汽车提供NCMA正极材料。

除了LG外,浦项化学于去年宣布其 NCMA 正极材料将镍含量增加到 80%以上,采用独立研发的铝掺杂工艺,很快将进入商业化。在国内方面,蜂巢能源在行业内率先成功研发 NCMA 四元正极材料,预计2021年正式量产。此外,国内龙头材料厂商格林美、中伟股份等也在 NCMA 方面深入布局。

虽然NCMA电池镍含量已经高达90%,但是电池企业对高镍的追求可远不止于此。动力电池“三巨头”之二的宁德时代和松下已经在研发更低钴高镍,甚至无钴的“无稀有金属电池”,而特斯拉在之前的电池日上也发布了自己的“100%镍电池”。

不过,就目前来看,已经商业化的高镍电池主要是NCA和NCM811。目前特斯拉很大部分车型都采用了松下NCA和LG新能源的NCM811电池。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称,811电池目前已经占该公司动力电池总出货量的20%以上。今年4月,国产福特Mustang Mach-E正式上市,采用了比亚迪的NCM811电池。

民生证券研报认为,2021年国内外上市重磅新车中三元高镍占比较高,包括特斯拉Model Y/Cybertrunk、大众ID.4/ID.6、日产Ariya等热门车型,有望带动高镍在三元材料中的渗透率进一步上升。业内预计,到2025年高镍三元材料的渗透率将会达到60%-70%以上。

高镍降本“神器”

长期以来,钴都是三元电池里不可或缺的化学元素。但由于钴资源的全球产量低且不稳定,其价格高昂极大影响电池的生产成本。所以高镍电池在提升镍含量的同时还大大降低了钴含量,不仅提升了自身的容量也降低了生产成本。

研究资料显示,在理想状态下,高镍的NCMA电池将钴含量降低至10%以内,促使电池成本降至100美元/KWh(约合人民币700元/KWh)以下。根据中泰证券报告测算,目前市场上三元电池成本在800-850元/KWh,按照单车60KWh计算,使用NCMA电池单车可以节省6000-9000元。

根据华经产业研究数据,随着后续高镍工艺成熟,且CTP等技术开始商业化应用,高镍三元成本下降曲线更陡,预计2023-2024年高镍三元成本将低于5/6系三元,2027-2028年成本将低于磷酸铁锂电池,最终理论成本比磷酸铁锂电池低10-15%。容百科技董事长白厚善也表示,预计到2030年的时候,高镍电池的成本会和磷酸铁锂的成本相当,甚至会更低。

抢镍大战愈演愈烈

随着高镍路线成为动力电池的重要技术发展方向,未来对镍的需求也将迎来井喷。2019年,全球仅有9%的镍被用于生产电池,80%的镍被用于生产不锈钢,未来更多镍资源将被用于电池。BenchmarkMineral Intelligence预测称,到2030年动力电池对镍的需求量将从2020年的13.9万吨飙升到140万吨,占镍总需求的30%。

在这样的背景和趋势下,全球巨头都在抢夺镍资源。

在去年Q2的财报分析师会上,马斯克曾表示,如果哪一个矿业公司能够提供大量的镍,则特斯拉将会把一个巨大的订单给这家公司。据报道,特斯拉计划在印尼建设镍电池工厂,还于去年与加拿大矿业Giga Metals商议了一笔大额镍矿订单。

实际上,早在2018 年,宁德时代就通过子公司加拿大时代投资1500万加元参股北美镍业巨头,开始了对镍的布局。同年9月,宁德时代又通过与格林美、青山控股联手,在印尼建设年产5万吨高镍动力三元材料用前驱体原料等项目。为了得到印尼的镍,宁德时代还与印尼当地协议规定:宁德时代要确保60%的镍在印尼被加工成电池。

印尼是全球红土镍矿储量和产量最丰富的国家。2018年,印尼红土镍矿储量占到全球总储量的18.7%,产量更是占到全球的近三分之一。除了宁德时代外,“老对手”LG为了得到印尼的镍,计划投资98亿美元,与印尼的一家当地企业联手建电池厂。

同样是2018年,宁德时代的另一家“老对手”比亚迪联合高轩高科、中国五矿和唐山曹妃甸投资集团联合推出中冶新材料项目。该项目分为两期,一期为4万吨年产能的高镍三元前驱体(NCM622),二期为6万吨年产能的高镍三元前驱体(NCM811)。

而国轩高科在得到大众中国的入股支持后,除了跟中国五矿合作外,2020年7月又与合肥市庐江县人民政府签约,将年产3万吨高镍三元正极材料项目落地庐江。

而进入2021年以来,电池产业链企业的抢镍大战愈演愈烈。

容百科技于2月投资29亿元人民币,启动与遵义市人民政府合作建设的“高镍正极材料生产线项目”二期,投产后高镍产能或将迈入10万吨/年的大门。两个月后,容百科技在韩国年产7万吨高镍正极项目又开工启动。

3月,在高冰镍技术取得突破后,青山控股与中伟股份、华友钴业签订供应协议。青山控股将于2021年10月开始一年内向华友钴业供应6万吨高冰镍,向中伟股份供应4万吨高冰镍。4月,中伟股份投资6亿元人民币,通过全资子公司与新加坡RIGQUEZA公司签署红土镍矿冶炼年产高冰镍含镍金属3万吨(印尼)项目合资协议。

而在上个月,亿纬锂能拟与贝特瑞、SKI设立一家年产5万吨高镍三元正极材料的合资公司。此后一周后,亿纬锂能又与华友钴业、永瑞控股、Glaucous、LINDO签订《印尼华宇镍钴红土镍矿湿法冶炼项目合资协议》,各方将在印尼建设年产12万吨镍、1.5万吨钴的红土镍矿湿法冶炼项目,建设总投资约为134亿元人民币。

“从我们的核心能源观点来看,我们预计未来几年镍的累计需求将是过去30年的250%。镍是脱碳世界的突出赢家。因为无论在锂离子电池正极中测试什么金属组合,镍的能量密度都是最高的。它是锂离子电池的主力。”全球矿业巨头必和必拓负责人表示。

不难想象,未来电池企业对镍的争夺仍将持续激烈。

 

 内容仅供参考,其中任何观点均不代表本网立场,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,如有任何疑问均可致电上海华诚金属网021-56785508。



上一篇:中国打击海外铁矿石涨价乱象!下一篇:2021年端午节放假通知

您看到此篇文,章时的感受:

推荐 不错 关注 炒作 不解 欠扁

查看全部评论»发表评论

登录 (请登录发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