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MEonline
华诚首页 > 信息资讯 > 正文

10月末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稳中有降 国企杠杆率下降

来源:网络 2018-11-29 17:40:32

资产负债率是观察微观杠杆的窗口。11月27日,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,10月末,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6.7%,同比降低0.5个百分点。

  这意味着微观杠杆率正在下降。具体来看,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下降,不过私营企业资产负债率上升。多位分析人士认为,国企杠杆率降低主要原因是利润改善和去杠杆政策驱动,而民企杠杆攀升主要是由于幸存者偏差及政策支持民企。

  “统计局统计的是规模以上企业,这意味着经营不太好的企业会被剔出样本。今年企业出清升级,导致样本调整,留下来的民企能力更强,自然负债率更高。”一位不愿具名分析人士称。

  微观杠杆率下降之下,目前宏观杠杆率基本平稳。央行行长易纲10月初在2018年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表示,中国整体杠杆率已经平稳。

  东方金诚工商企业部负责人吴婷婷预计,2019年民企去杠杆将有所放缓,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延续下降态势。具体行业而言,国企集中的采矿业资产负债率延续下降态势,民企集中的医药、家电和机械等制造业资产负债率有所提升。

  国企杠杆下降

  统计局数据显示,10月末,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总计112.3万亿元,同比增长6.7%;负债合计63.7万亿元,增长5.9%;资产负债率为56.7%,同比降低0.5个百分点。

  不过以此前数据来看,资产负债率应该是升高,而非降低。wind数据显示,2017年10月末,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5.7%。“由于同比增速按照可比原则计算,样本的变化导致今年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跟去年有变化。按照今年的样本来算,去年同期的资产负债率数据应该是57.2%,今年负债率明显下降。”交通银行高级研究员刘学智称。

  具体来看,10月末国有控股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9%,同比降低1.9个百分点。而在2018年以前,由于预算软约束,国企资产负债率一直保持在61%左右的高位。进入2018年后,国企成为结构性降杠杆的主体之一,其资产负债率稳步回落至60%的下方,由此带动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下降。

  东方金诚工商企业部负责人吴婷婷认为,国企资产负债率下降主要有两方面原因:一方面是盈利能力提升。目前国有企业主要集中于上游产业,受益于供给侧改革推进、产品提价等,国有企业收入增长较快,企业盈利水平较高。1-10月,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3.6%,其中国有控股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20.6%。

  另一方面是去杠杆政策驱动。2018年以来,随着混合所有制改革和债转股等政策持续推进,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稳步下降。

  2018年9月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印发《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》,要求建立健全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长效机制,降低国有企业杠杆率。短期目标是在2020年末,国有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比2017年年末降低2个百分点左右。长期目标是在2020年之后,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基本保持在同行业同规模企业的平均水平。

  不过私营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6.2%,同比提高4.8个百分点。此前有分析认为,民企资产负债率上升,主因在于资产缩水严重,资产和负债同时收缩,导致被动加杠杆。

  兰格钢铁信息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认为,民营企业杠杆率上升可能在于10月份以来对民企支持力度加大。三季度以来,政策要求对民企加大扶持力度,这方面促使民企负债规模上升,从而带动杠杆率上升。

  煤炭钢铁资产负债率下降

  分行业而言,市场关注的煤矿、钢铁等过剩产能行业杠杆率近期持续下降。10月末,煤炭行业资产负债率为65.55%,钢铁行业资产负债率为63.68%,两者自2016年以来均呈现下行态势。

  王国清称,钢铁行业资产负债率确实下降。一是行业利润改善,1-10月黑色冶金利润总额同比增幅是63.7%,今年钢铁多赚了1380多亿。对钢铁企业来说,一方面进行设备改造,另一方面可能就是偿还债务,这就能导致债务率下降。二是行业也有重组、债转股等因素助力改善债务状况。

  据记者了解,近一两年,宏观杠杆率增速较快的情况得到有效控制。此前债务风险较大的地方政府、国有企业,在经历过一系列融资规范后,目前杠杆均得到控制。

  刘学智称,这两个部门杠杆出现下降是好现象,对降低风险有积极作用。不过其它部门来看,居民杠杆水平上升,非国有企业的杠杆水平也略有上升。“目前来看,居民部门杠杆率还在合适区间,私营部门的杠杆水平还是偏低。”

  有市场人士担忧,未来国企利润持续快速增长存疑,这是否会带来国企杠杆的攀升?

  刘学智称,利润是影响杠杆率的因素之一,但并非最主要因素,相对而言,融资行为对杠杆的影响更为明显。利润覆盖负债可以降低杠杆水平,但这个逻辑不能反推,不能说利润增长放缓了,杠杆率就会上升,最重要的还是举债行为,如果举债行为没有明显上升也不会带来杠杆率的增长。

  “未来去杠杆还是会继续推进,国企应该会持续缓慢去杠杆,不过杠杆率下降速度会慢于今年,民企因为近期的政策扶持,未来融资会阶段性改善,杠杆率出现上升。”前述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称。

  刘学智对记者表示,宏观政策基调从去杠杆逐渐过渡到稳增长,如果未来稳增长的宏观政策进一步确立,那么杠杆率可能不会进一步下降,而出现一定程度上升。

  吴婷婷认为,在混合所有制改革、债转股、破产重组和资产负债约束长效机制等政策持续推动下,2019年国有企业杠杆率将延续下降态势。同时,随着对民营和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加大,民企融资难、融资贵的问题将得到一定缓解,预计2019年民企去杠杆将有所放缓。

 

免责申明:凡本网所转载之内容仅供参考,其中任何观点均不代表本网立场,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,如有任何疑问均可致电上海华诚金属网021-56785508。



上一篇:10月规上工业利润增速下探至3.6% 钢油企业亏损渐近下一篇:前10月消费品工业出口增速放缓

您看到此篇文,章时的感受:

0 0 0 0 0 0
推荐 不错 关注 炒作 不解 欠扁

查看全部评论»发表评论

登录 (请登录发言)